资讯 > 新闻资讯 > 正文

“短经典”这么多,图书编辑推荐了哪几本?

作者: 管理员 2017-12-19 10:57 来源: 新华网 评论(0) 浏览(160)
  外国文学阅读一向被认为是小众兴趣。读者口味高,有个性。豆瓣网有个读书小组,叫做“来说说:《短经典》并非都值得买”。美国作家罗恩·拉什的《炽热燃烧》、威尔斯·陶尔的《一切破碎,一切成灰》、阿根廷作家科塔萨尔的《动物寓言集》等被追捧。  入选“短经典”的作家在国内的辨识度有高有低。文学本无座次,排不来第一第二。至于值与不值,文学价值和书价更无法求得换算。“短经典”至今推出近百种,一般读者很难一起入...

    外国文学阅读一向被认为是小众兴趣。读者口味高,有个性。豆瓣网有个读书小组,叫做“来说说:《短经典》并非都值得买”。美国作家罗恩·拉什的《炽热燃烧》、威尔斯·陶尔的《一切破碎,一切成灰》、阿根廷作家科塔萨尔的《动物寓言集》等被追捧。

  入选“短经典”的作家在国内的辨识度有高有低。文学本无座次,排不来第一第二。至于值与不值,文学价值和书价更无法求得换算。“短经典”至今推出近百种,一般读者很难一起入手,自然应该有个指引。

  《书乡周刊》特请“短经典”系列策划编辑何家炜,开列了一份推荐书单。“短经典”近百种,不妨顺藤摸瓜,由此开始探索当代世界文学的丰富。

  《游戏的终结》

  (阿根廷)胡利奥·科塔萨尔(1914-1984)

  译者: 莫娅妮

  1940年阿根廷作家胡利奥·科塔萨尔的处女作《被占的宅子》,发表在杂志《布宜诺斯艾利斯编年史》上,力主刊发这部短篇小说的编辑是博尔赫斯。

  科塔萨尔是多产作家,包括4部长篇小说、8部短篇小说集、2部诗集和一部诗剧,成为“拉美文学爆炸”的代表作家。他对自己的作品既尽苛刻之能,曾自毁一部600页的已完成的长篇小说。“一个二十岁的小青年写了几首十四行诗就匆匆拿去出版,如果出版社不接受他就出钱。我个人则宁愿把书稿束之高阁。”

  《游戏的终结》是科塔萨尔的早期短篇小说集,其中的故事已经开始建构科塔萨尔作品中的意象——“梦想”和“游戏”。科塔萨尔在《拉丁美洲小说现状》中自言:“通过梦想和游戏这两扇门,那另外的因素、那神奇的空间和那预料之外的东西总会进入我们的生活。”

  “短经典“还收入了科塔萨尔的另一部短篇小说集《动物寓言集》。

  《石泉城》

  (美国)理查德·福特(1944-)

  译者: 汤伟

  美国作家理查德·福特至今出版了8部长篇小说和3部短篇小说集。1976年,他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我的一片心》,反响平平。蛰伏十年之后,长篇小说《体育记者》及短篇小说集《石泉城》的问世,才令他立足文坛,得以与雷蒙德·卡佛、托拜厄斯·沃尔夫齐名。

  《石泉城》是理查德·福特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福特的短篇小说被一直推崇,不过在接受《巴黎评论》访谈时,理查德·福特表示更看重长篇写作。“我过去常说,长篇小说更重要,是比短篇小说更有气势的文学行为。当然,雷蒙德·卡佛要是听到我说这话,肯定会激烈反对,然后我肯定会投降。”他的长篇小说尚未引进国内。理查德·福特写短篇小说的原因之一,是经常受邀去朗读作品。“基本上我每年只写一个短篇小说,这样我就有新东西可读了。”

  《隐秘的幸福》

  (巴西)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1920-1977)

  译者:闵雪飞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出生于乌克兰,因为俄国的反犹政策,她即随父母移居巴西。当时母亲病重,一家拮据,短篇小说集《隐秘的幸福》再现了一个家境贫寒的小女孩的童年时光。

  1944年发表处女作《濒临狂野的心》,李斯佩克朵更早地开始探索拉美文学独特的神秘性。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其写作才华才渐被公众认知。美国学者厄尔·E·费茨甚至认为她是无可争议的拉美“新小说”先驱。李斯佩克朵一直坚称自己只有一个祖国——巴西,只有一个母语——葡语。

  《安魂曲》

  (意大利)安东尼奥·塔布齐(1943-2012)

  译者:汤荻

  《安魂曲》是意大利作家安东尼奥·塔布齐向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的致敬之作。上个世纪60年代,塔布齐在大学期间周游欧洲,在法国读到了佩索阿的作品,从此为之迷恋一生。因此开始学习葡萄牙语,在大学讲授葡萄牙文学,并不断把佩索阿作品译成意大利文。《安魂曲》出版于1991年,最初以葡萄牙语写成在里斯本出版,以表达对佩索阿的敬意,之后才被翻译成意大利语。

  塔布齐一生共出版三十多部作品,涵盖中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集、散文集和戏剧。“短经典”第一辑中推出短篇小说集《时光匆匆老去》,率先把塔布齐的作品引介到国内,长篇小说《佩雷拉的证词》随后由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

  《时间之战》

  (古巴)阿莱霍·卡彭铁尔(1904-1980)

  译者:陈皓

  卡彭铁尔出生在古巴的哈瓦那,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是俄国人,因为反对国内独裁政治而长时间流亡国外。他的文学信仰,就是力求让拉丁美洲小说摆脱所谓的“异国情调”,一生正可谓”时间之战“,他在《自传》一文中说:“我整个时间就是持续不断地绷紧弦,奔向一个目标:写作。在世界市场上所谓让步似乎压得拉丁美洲作家喘不过气来,然而我却克服了这一不利因素。也许我是第一个获得如此广泛成功的作家。”

  《时间之战》囊括了阿莱霍·卡彭铁尔主要的短篇小说创作,共收录十个短篇小说,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收录其早年短篇小说的“先锋派”,包含三个短篇小说成名作的“时间之战”,以及由四个小说组成的“其他故事”。卡彭铁尔在上个世纪60年代先后两次造访中国,不过因为时代原因,他的作品却错后了20年才为国内读者所识。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

  (加拿大)阿利斯泰尔·麦克劳德(1936-2014)

  译者:陈以侃

  作为一位在海边长大的作家,阿利斯泰尔·麦克劳德通常会把作品的背景放置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布雷顿海角,这里是他的家乡。自从1791年麦克劳德的祖先从苏格兰迁到加拿大,他们家族已经在此地生活了六代。少年时麦克劳德曾经做过矿工、伐木工、渔夫,对艰难的海角生活有着深刻的体验。他的小说大多关注加拿大东海岸的矿工和渔民的生活,关注他们在艰苦的自然条件下的生存与选择。美国作家乔伊斯·卡罗尔·欧茨评价他说:“阿利斯泰尔·麦克劳德的布雷顿角无处不在。任何人只消跨一步便能进入。”

  麦克劳德创作低产,一生只出版十六部短篇小说和一部长篇小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母与子》

  (爱尔兰)科尔姆·托宾(1955年-)

  译者: 柏栎

  科尔姆·托宾曾经在英国《卫报》上的一篇文章中,谈论作家创作和母亲之关系。他的母亲在去世前把自己的书籍和碟片都留给他,其中一本爱尔兰诗集的页面上贴着两首她在19岁时发表过的诗歌:“母亲饶有兴趣地看我的作品,并严肃地和我讨论每个作品的风格……对于母亲而言,书就像武器,或许,书本身就是武器。而她未成文的记忆甚至是比任何出版物更有力的武器。”《母与子》成为托宾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所收九个短篇小说均在讨论各种面目的母子关系。

  自1990年发表处女作小说《南方》以来,托宾已出版六部长篇小说、两部短篇小说集、一部戏剧和多部游记、散文集。

  《爱情半夜餐》

  (法国)米歇尔·图尼埃(1924-2016)

  译者: 姚梦颖

  法国作家米歇尔·图尼埃自称是“哲学的走私贩”。其一生志向是当哲学老师,参加哲学教师资格考试却没考到证,文学成了他讲授哲学的曲径。他大器晚成,却起点颇高。在43岁,他才写出第一部长篇小说《星期五或太平洋上的灵薄狱》,赢得法兰西学院小说奖,第二年的长篇小说《桤木王》又拿下了龚古尔文学奖。

  在2016年去世之前,米歇尔·图尼埃出版了九部长篇小说和六部短篇小说集。在其文学生涯的中后期,他越来越注重短篇小说创作,力求让自己的作品老少咸宜:“我最好的作品《皮埃罗或夜之秘密》和《阿芒蒂娜或两个花园》都可以读给6岁的孩子听。”

责任编辑: 管理员

评论 (0)